维叶萋萋

各种腐,站一八

仙人独行 番外〈众人看不见的八爷日常〉

白臻:

齐铁嘴一个人坐在祠堂里感觉有点冷,像是严冬天坐在冰窖里的感觉。
他有点想张启山,玉佩送给你了,你大概会知道我就要走了吧。

八爷突然想到第一次和佛爷下斗的时候,明明怕的要死,还是去了。不过佛爷说话一言九鼎,没让自己伤到一分一毫。后来在二爷府上佛爷死死的盯着自己,就算没意识了还是盯着。
大概那个时候自己就栽了进去吧。
好像更早……佛爷从日本人手上救出自己的时候。身上中了数十刀还要侧着身朝自己笑,因为佛爷的酒窝太深了吧。

佛爷,八爷身单力薄,这么长时间让你费心了。如今您已得了天赐良人,必定是前程似锦。那我也可以安心离去了,愿佛爷忘却齐恒,只道从无此人。
张启山,我冷……

齐铁嘴有些无力的坐在椅子上,他慢慢地抬起右手朝左方伸去,落下来了。
眼皮抖了抖,闭上了。

齐铁嘴再次清醒的时候他有点懵,他看到了一个放大的嘴唇……
“哎呦我去,佛爷,我这是在哪呀?”
“我不是记得我死了吗?”
也是,死了。

他原地坐着看了一下这张嘴,越看越熟悉,
“这怎么这么像……佛爷的……”

“齐恒……对不起……我爱你……”

他听到了张启山的声音,哑哑的,带着浓厚的鼻音。

过了半晌
“张启山!你个王八蛋!谁稀罕你爱我!”
齐恒坐在那里用颤抖的声音喊着,大滴大滴的眼泪从脸颊上滑落。殷红的嘴唇止不住的颤动,他把头低了下来,双手捂住了满脸泪痕的脸。

“我稀罕……”

过了会,他抬起头来,泪眼婆娑的望了过去。他站起来整了整红色的长袍走了过去,他抬起手来碰了下那片嘴唇,摸不到,像是隔了一层玻璃,冷冰冰的。他慢慢的踮了起脚,把嘴唇印了上去。

齐铁嘴明白了,他这是死后被困在了玉里,佛爷不知道。他想了想,算了,困就困吧,我还想再看看。

八爷以为他能看到佛爷和尹新月亲亲我我辣眼睛的日子,哪知道没见到尹小姐倒是见到粽子。

齐铁嘴看到从背后的岩洞里伸出来一个乌黑的爪子,绕着诡异的路子迅速的朝佛爷的后脑勺抓去,八爷的心一下子提在嗓子眼里,脑中一片空白。他突然大喊了一声:
“佛爷!”

佛爷胸前的玉幽暗的亮了一下,乌黑的爪子消失了。

“哎呦……疼死你爷爷我了……”
齐铁嘴蹲在地上揪着胸口说道,一张小脸皱的跟苦瓜似的,湿润地眼角有些微红。
他慢慢站了起来,紧喘了几口气,
“咦,我家玉居然还有这种能力。”
八爷看到了,就在他喊完佛爷之后那个粽子就消失了。
“嘿嘿嘿,佛爷,这可真是个好宝贝,你一定要带着啊!”
“哎……张启山,你又听不到我说话我瞎喊个什么劲啊……”
“你能感应的到吧……一定要带着啊。”

从矿山回来后没多久,张启山就去了战场。临走前,齐八终于见到了尹小姐。尹小姐看上去了瘦了很多,气色也不大好。

“尹小姐,长沙正面临着危难,恐怕日后不会太平。还请尹小姐回到北平,我会派人护送你平安回到新月饭店。”

“张启山,你有没有喜欢过我?哪怕一丁点。”

“尹小姐的救命之恩,张某没齿难忘。”

“好,我回北平。”

临行前一天齐铁嘴一晚上没休息,他看见佛爷从书桌里掏出两块灵牌,空白的。他拿出了一把刻刀,开始刻字。

“佛爷,你这打算给谁刻灵牌啊?”
“您自己动手多累呀,叫张副官出去买一个得了。”

“哟,这人还跟我一个姓。”

齐铁嘴不出声了,他看见佛爷因经常摸枪带着茧子的手下出现了自己的名字。八爷挪到边上仔细看着,他想知道佛爷接下来会刻什么。

“齐恒 张-启-山-之-夫”

八爷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到,这些字从舌尖绕出来落在心坎上,像是沾了百花酿的蜜饯落了上去。先是甜甜的,后来有点酸。但百花酿已经在心口化开了,酸点也没什么。

“那佛爷你是我什么?”
齐铁嘴露出小虎牙笑道:

“张启山 齐-恒-之-夫”

百花酿的味道更重了。

“佛爷,你过来,我想亲你一下。”

张启山好像听到了一般,把玉拿到眼前,啄了一下。

佛爷拿着玉起身去换了件衣服,红色的长袍嵌着绛紫色的花纹。他把两块灵牌正正端端的放在北面的桌子上,张启山在左,齐恒在右。
齐恒也直起身子站着,看向灵牌。
他听张启山说道:
“一拜天地。”
“一拜天地。”

转身,
“二拜高堂。”
“二拜高堂。”

他望向张启山,
“夫妻对拜。”
“夫妻对拜。”

他站在那里笑中带泪的看着张启山。

“两姓联姻,一堂缔约,良缘永结,匹配同称,看此日桃花灼灼,宜室宜家,卜他年瓜瓞绵绵,尔昌尔炽,谨以白头之约,书向红笺,好将红叶之盟,载明鸳谱。此证。”

“佛爷,你真厉害!这个老八就不会了,”

佛爷戴着玉佩上了战场,到战争结束时他都毫发未损。只不过胸前的玉佩时不时会亮一下。

“佛爷……我不想打仗了……好疼啊……”
齐铁嘴趴在地上痛苦的喃喃道,但他的眸子却还在紧紧的盯着外面。他看见从佛爷的背后伸出来一把刺刀直直的插向佛爷的肩胛骨。他毫不犹豫的大喊了一声:
“佛爷!”
玉佩又闪了一下。

所有苦楚我一人承受,只愿你此生平安。

战事快结束时,八爷碰到了断手李。

“佛爷意中人过了吧?”

“恩。”

“可他还在,红尘未断,寄托一物来相思。”


“齐恒,你在吗?”
佛爷捧着那块玉小心翼翼的问道:

“在的,佛爷。”

“你恨不恨我?”

“不恨。”

齐恒经常看到佛爷对着自己念念叨叨,他知道张启山听不到,可他还是回应着。

后来的后来齐恒明白了,佛爷其实不爱吃莲藕炖猪蹄,但他在玉里的时候经常看到佛爷对着那道菜发呆,
“佛爷,我想吃莲藕炖猪蹄,你放在我眼前我又吃不到,您不是急我嘛。”

他也能看见佛爷有时整晚整晚的不睡觉,对着手里的灵牌发呆,
“佛爷,别看了,我想你好好活着,你亲我一口就睡吧。”
“佛爷,我就在呢,你活到一百我就陪你到一百。”

他有一次听到佛爷说的话呆住了,

“我本应该早点死,却为何活到现在?”

“佛爷,您再等等,再看一看你辛辛苦苦打来的黎民天下,你守卫到现在的长沙城。”

那一天终究还是来了,那个时候天下也彻底安定了。张大佛爷内心没有什么可牵绊的了。
他听到了佛爷对他说的那番话,思量了很久道了声:
“好。”

齐八看着佛爷把光滑的灵牌交给了副官,换上了那套马褂。

“你喜欢我这样穿。”

“喜欢。”

“我来了,齐恒。”

“恩,我等你。”

齐铁嘴远远的就看见佛爷来了,风神俊郎,步伐坚毅的像一株生机勃勃的青松。

齐恒的张启山走过来了。

“等急了吧?”

“没,佛爷,嘿嘿嘿……”

“你一直在是不是?”

“佛爷真聪明!”

齐恒竖着大拇指对佛爷笑着说道,

“齐恒,走吧。”

“好,一起走。”



——————『佛爷你不是应该飞奔过来,如狼似虎的啃上我的嘴,然后把我推倒在青石板上,撕裂我的衣服,把我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吗』 我是八爷内心小九九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番外也完结了(≧∇≦) 八爷在玉里的设定是不用吃饭不用上厕所神仙般的设定 ,替佛爷挡刀会心口痛但肉体上没有任何伤害!

若是有错字的话请多多包容,都是手机的错( ̄▽ ̄)

要是问我老八有没有看到佛爷自己-哔-的时候,
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(((o(*゚▽゚*)o)))

欢迎看官尽情使用,谢谢( ´ ▽ ` )ノ